您当前的所在位置是:首页 > 怎样戒冰毒 >
戒毒,“魔鬼”与“操守”博弈
发文时间:2018-01-03  文章来源:互联网
 

  根据6月24日发布的《2014年中国毒品形势报告》,截至2014年年底,全国累计登记吸毒人员295.5万人。记者近日从云南省戒毒管理局获悉,2013年,云南累计登记吸毒人员近16万人,在2015年增加到18万人;全省14个强制隔离戒毒所共收治戒毒人员3万多人,数量居全国第二。

  这些戒毒所中的戒毒人员当初是如何开始了“第一口”?如今在戒毒所里的生活怎样?在“6·26”国际禁毒日到来前夕,记者走进云南省第一强制隔离戒毒所和省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进行了采访。

  “如果知道危害,我不会吸”

  在云南省第一强制隔离戒毒所未成年人戒毒康复区。在这里,记者见到了戒毒人员张宁(化名)。

  2013年9月,张宁刚开始强制隔离戒毒生活时,才17岁。

  父母早年离异给张宁带来的影响,张宁已经不想说了。取而代之的,是谈到父母时,他脸上桀骜不驯的神情。

  和很多涉毒的未成年人一样,张宁的“第一口”,是出于好奇。

  15岁那年, 因为厌学,刚上初中二年级的张宁辍学了。一次去朋友家玩,张宁看见朋友在吸“小马”(麻黄素)。

  “这是什么?”张宁问。

  “这个你都不知道?来,尝一尝。”朋友“热情”邀约。

  其实,“第一口”的感觉并不好,“头晕得厉害,还总是呕吐”。即便是这样,强烈的好奇心还是驱使张宁有了“第二口”,因为“想看看到底会怎样”。

  张宁告诉记者,自己出身在保山市农村,所在的学校从来没有开展过禁毒方面的宣传教育,“我不知道毒品的危害那么大,如果知道,我不会吸。”

  两年时间过去,现在,当张宁回忆起那个令他难忘的生日时,他的眼里有了光亮。“去年9月20日是我18岁的生日,成人礼就是在这里过的。教导员给我送了生日礼物,伙伴们为我唱了生日歌,我还吃了长寿面。”

  “那天教导员李波说了一席话,我这辈子都不会忘”,张宁说,“他说,你已经成长为男人了,男人就要有担当、有责任。”

  张宁现在每天都要上课。云南省第一强制隔离戒毒所所长高树钊介绍,为提高未成年戒毒人员文化水平,戒毒所为每人建立学籍档案,开设语文、数学、书法绘画、计算机、音乐、体育、科普常识、人生职业规划、禁毒防艾等符合青少年成长的课程,由技工学校的教师授课。

  “感觉像在学校里一样。”张宁告诉记者,他现在在学服装养护,还有一年半就可以拿毕业证书,“拿了证就去干洗店打工。”

  “好好活着就是一种幸福”

  “今天刚称了体重,又长胖了两斤。心情舒畅了,并发症的次数也少了。”云南省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HIV集中管理大队戒毒人员邱小花(化名)说,“开始很不理解为什么要集中管理,抵触情绪很大,现在知道了,这样是方便他们更好地照顾我们。”

  去年6月12日,邱小花被分到HIV集中管理大队,意味着曾经在一起戒毒的学员都知道自己是艾滋病毒感染者。整整一周时间里,邱小花都变得自闭又自卑,不与任何人交流。

  民警王晓嘉直接管教包括邱小花在内的24名艾滋病戒毒人员。对于学员们每天的身体状况、思想状况,这个28岁的姑娘都清楚地掌握。王晓嘉学过钢琴,她给学员们每周开设两节音乐课,一节合唱,一节音乐赏析。渐渐地,在音乐的陶冶下,邱小花发现自己有了变化,“有自信了,有希望了。”

  王晓嘉经常对学员说:“好好活着就是一种幸福。”邱小花说,这已经成为她每天都会回味的一句话,“我记着这句话,就是提醒自己以后一定好好过日子。”

  “有人关心,戒断信心才更强”

  云南省戒毒管理局副局长陈欣告诉记者,为探索和把握戒毒规律,创新戒毒方法手段,使戒毒人员提高戒断率,保持操守率,2014年云南省推行“三期九项一延伸”的创新戒毒模式。

  “三期九项一延伸”戒毒管理模式,即生理脱毒期开展“医疗关怀、生活关怀、身心关怀”,突出关怀救治;康复治疗期开展“身心康复、认知矫正、技能培训”,激发戒毒意愿;回归巩固期开展“拒毒能力、适应社会能力、修复家庭关系能力”,重建社会功能;延伸管理期建好“信息共享平台、持续帮扶平台、回访调查平台”,提高操守保持率。

  陈欣还告诉记者,强制隔离戒毒所内的科学戒治,是学员出所后,正常工作生活和保持操守的基础,而戒毒人员复吸率居高不下又是一个难题。

  “复吸的原因多种多样,生活上缺少衣食住行等物质上的保障,精神上缺少关爱,制度上缺少服务管理是降低他们拒毒能力的重要原因,而向社会延伸服务是重要的一环。”陈欣说。

  “在曲靖强制隔离戒毒期间,我对毒品有了清醒的认识。这次出来后,原来的管教民警经常打电话来,觉得有人关心帮助了,彻底巩固戒断效果的信心才更强。”33岁的曲靖市马龙县王家庄镇新屯村民李铭(化名)目前已经结束了强制戒毒期。他说,自己心情烦闷时,就会主动给原来的管教民警孔燕怡打电话聊聊天、诉诉苦。

  据云南省戒毒管理局教育矫治处处长张雪波介绍,为有效提高解除强制隔离戒毒人员的戒断巩固率,云南省在大理州强制隔离戒毒所采取试点先行的办法,在大理州巍山县大仓镇建立了全省第一个吸毒人员后续照管工作站。

  工作站与巍山县大仓镇人民政府签订解除强戒人员后续照管协议书,协同镇政府、公安、司法行政、民政、卫生、村委会、家属对大仓镇解除强戒人员进行全程跟踪问效及调查,并与有关企业签订了用工协议,安排解除强戒人员就业。

  记者获悉,截至今年5月底,全省已建成后续照管工作站50个,自后续照管工作开展以来,全省将2600名解除强制隔离戒毒人员纳入照管,其中2000余人保持操守,操守保持率达70%以上。

戒毒常识

吸毒者为什么不愿意戒毒?
吸毒者不愿参与戒毒的原因主要有几点:1、患者的意识还处于混乱状态,而且他也不打算结束这种状态。2、怕戒毒痛苦,戒断反应带来的疼痛是很多人都无法承受的,特别是戒毒时带来的身体的疼痛以及情绪上的不稳定。3...[详细]